首页 > 警营文化
2008年的奔跑
发布日期:2017-08-24浏览次数:字号:[ ]

2008年地震和你在一起的人,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那年我大四,那一天我和湖北的室友在四教学楼4101教室自习,晃动中踉跄着向操场奔跑。而毕业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除偶尔微信联系再未见面。她也嫁人了,有个乖巧的女儿。

    说来也是凑巧,湖北室友平时喜欢窝寝室不出来自习,而我又喜欢五楼自习室清净。那天将就室友的“懒得爬楼梯”,就选了一楼离出口最近的教室,还是靠后门的座位,所以我俩是地震时全楼最早跑出来的。一路逛奔操场,站在操场居高临下看教学楼里陆陆续续的人跑出来(重庆是个神奇的地方,站在操场能平视教学楼三楼)。MP3 收音里嘈杂地传来“地震了”的模糊不清的消息,手机没有信号,排队用公用电话给家里报平安之后就是晕乎乎地站在原地看别人奔跑看附近居民跑入学校操场(余震不断,人一直处于眩晕的状态)。

     学校停课,教学楼封楼,图书馆闭馆,除了食堂、生活超市,就是在寝室百无聊赖地看书看电影,或是到楼道里看看电视灾情播报。临近毕业,本来就没有多少课程,除了在外考公的同学外,不少邻近省份的同学也回家避灾了。而我因为还要等待录用单位政审就一直呆在学校。初期余震来袭时个顶个跑得快,寝室休息余震来了穿着睡衣拖鞋逛奔,食堂吃饭余震袭来端着饭碗逛奔,在操场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睡了两晚,之后即使余震再强烈也不睡操场了,那滋味不好受,耳边蚊子嗡嗡,后背屁股硌的生疼。渐渐地跑下楼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一次就我和一位新昌的同学跑到寝室楼下,得出结论“浙江人最怕死”。

    隔壁寝室家住成都的同学在地震后第五天终于不听劝阻回家了,当她一人乘坐一节车厢入蜀时甚至有点孤胆英雄的气魄,回去的当天她妈就要赶她回来,因为买不到出蜀的火车票又呆了两天。而家住重庆的中心解放碑十几层的余同学感受了另一悲喜两重天。地震来临时,就余同学和她妈在家,十几层的高楼恍得母女俩以为遭遇了911式袭击,想着父亲在外做生意,小弟还在学校,从此天人两隔,母女俩抱头痛哭。结果哭了很久怎么还没爆炸,两人又“噔噔”地跑了十几层楼梯逃命了。

六月,04级应届毕业生单位政审开始井喷。政审之后离校也进入倒计时,毕业照,包裹快递,档案填写,毕业大会,毕业聚餐,k77列车回家,我们的毕业因为地震而零零落落匆匆忙忙。

(通讯员 金晓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